您现在的位置:中华励志网>> 心灵花园>> 情感>> 恋爱物语正文内容

那段如舒伯特小夜曲般的短语恋爱

忽然舒伯特的小夜曲从那端响起。怪哉,现在已开始流行用古典音乐做彩铃了吗?

这熟悉的彩铃声像潮水一样,带着模糊不清的回忆,刹那间席卷了我心中的沙滩。

“手机里有个海洋”,记得有一个男孩如是说过。

那一年我刚大学毕业,负责跑“古典音乐”,高雅而冷门。主编安排我去采访秦铭——本市负有盛名的长号演奏家。与他对答真是艰难,他的声音真文雅,却透着与世疏离的冷漠,态度温和,却始终与我不在一个思维路径。比如我问:“四岁起开始学长号,辛不辛苦?”他便皱眉:“那么小的事情谁还记得,你应该去问我妈妈。”又问他:“音乐是什么?”他再次作沉思状,咧着嘴笑,只是在一起欣赏别的大师抚琴拉弓之时,笑嘻嘻地点评给我听。我虽不太懂这些异国的高雅音乐,可后来,通过他的一条条短信,我常常感受到动人的旋律在围绕。

秦铭为我特制了手机铃声,舒伯特的小夜曲。而不知何时起,我们的短信费也开始暴涨。我终于开始觉得不太对头,几天不看到他的短信就好像少了什么似的。男友也已唠叨过多次:“每次你洗完澡就会冲出来看短信,怕我偷看啊?”那边秦铭也说:“小女朋友总吵吵着看我的短信……”

结束,或者开始?捧着手机,我问自己。世间伟大的恋情往往发端于朦胧,超越了身份的悬殊,追求心灵的共振共鸣。记者之于长号演奏家?文学之于音乐?一股神秘通灵的力量牵引着我,令我不得不心事重重。

一天深夜,午夜一点左右,难以入睡的我终于决定给他发了条短信:“有件事我想跟你谈谈。”

暧昧时间里的短信愈发显得暧昧,发送了那条短信,我又后悔,期待出现一条“发送暂缓”提示。然而手机上显示“发送成功”。没过多久,他回了:“什么事?”而我却我不知如何言语。又过了仿佛半个世纪的五分钟,显示屏蓝光亮起,还是他的短信,“我想,你对我的感觉与我对你的,是一样的,其实……我也喜欢你。”

我微笑,同时在黑夜里流下泪来,我要说的,他已经说了,就毋庸重复了。轻轻关掉手机。就让这种感觉像舒伯特的小夜曲一般在我的脑海里回荡整夜吧。

而那一夜的回荡后,也不再继续后来。

如果你一定要问后来——后来,我换上了小灵通,手机也保留,不过不再轻易给人发短信。再后来,同事们闲聊起“短信恋”是个什么样的感觉时,我总是坐在一边老气横秋地笑。其实,我想对她们说:“各位,它比电话里的情话要空灵,比写在纸上的情书要快捷,比网络里缥缈的恋爱要实在,它是手机时代独有的浪漫语言,又集合了电话的即时通讯、信笺的含蓄隽永与网络的性情相投。”

但切记,它不可变现,变现了会伤及他人,更何况,谁能担保它变现之后,不比电话里的情话更啰嗦,比情书更冗长,比网恋更虚无?

短信里的恋爱是一场美丽的邂逅,像舒伯特的小夜曲萦绕不散,又永远不会变成我的全部。就把它储存在那里吧!偶尔拿出来在阳光里默默地回想一番,青春也有过传奇呢!然后傻傻地笑。

这已足够。

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

恋爱物语相关文章